互联网+

神州优车高薪挖角优步员工这是玩的哪一出?


被滴滴收购之后,虽然优步公司在中国的使命正式完结,但对优步员工来说却并非全然是一场悲剧,因为在专车市场激烈竞争的大背景下,他们竟然有可能因此发一笔“小财”......其实也不算小。

据业内爆料,滴滴和优步合并之后,必然会有一部分员工选择离开,而优步中国在召开的内部会议上,可能会制定一个N+3的离职补偿方案,也就是说,因为离开优步的员工将获得至少四个月的工资,这还不够,更大的一笔收入可能来自优步的老对手神州优车,神州优车在今天向优步中国的小伙伴们伸出橄榄枝,欢迎因合并而被裁员的朋友们加入神州专车。神州将提供6个月薪资+员工期权。而且,该期权可马上变现。这么算下来,如果优步员工因为被滴滴收购而借机跳槽神州优车,将可以得到差不多十个月的薪水再加期权,按照专车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这已经堪称数额不菲,真可谓专车相争,员工得利。

这不是传说,而是来自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在其个人微信朋友圈亲自发布的招聘信息,有图有真相:


通过这个微信朋友圈截图可以看出,留下了招聘邮箱,给出了优厚的条件,还放出了甜言蜜语“我一直很欣赏uber的年轻人”,关键是还贴了一组神州优车各部门领军人物向优步中国不同部门的员工发起邀请的海报,可以看出,神州优车不但是在利用滴滴优步合并挖人,更是在趁机做事件营销,属于典型的一鱼两吃。

陆正耀高调示爱uber员工,这很容易令人想起一年前神州专车刚刚崛起之时所策划的“Beat U”事件。当时,神州专车也是发布了一组海报,以“Beat U,我怕黑专车”为主题向优步、滴滴等C2C模式发起进攻,暗示C2C专车模式不如神州专车的B2C模式,此一策划当时引起争议纷纷,但神州专车却也因此而广为人知。

去年的“Beat U”


今天的“LOVE U”

而这次神州优车的海报并没有回避当初的“Beat U”事件,甚至还刻意以类似的风格出现,只是把海报中的持牌从“Beat U”变成了“LOVE U”,看来企业在市场竞争之一,还真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仇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那么,抛开营销层面,神州优车对uber员工的挖角到底有吸引力吗?毕竟对有追求的青年人来说,几个月的薪水补偿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还是长期利益和远期发展。

客观说,吸引力还是有的,专车市场风云变幻,但滴滴和优步的合并,对神州优车来说并非全是坏消息,如果一个优步员工想趁机去神州优车,除了薪水和期权之外,他可能还会考虑到以下几点因素:

其一,滴滴收购优步中国之后,“四个人的麻将变成三个人的斗地主”,虽然对手实力大增,但考虑到滴滴收购优步有停止烧钱竞争的强烈目的,这对神州优车在市场竞争上其实是个利好,因为神州优车早已退出烧钱模式,滴滴如果也逐步减少补贴,可以在客观上增强神州优车的价格竞争力。

其二,合并后滴滴的估值达到3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000多亿,超过京东,超过网易,虽然体量超级大,但带来的问题也很明显:这么大盘子去哪里上市,因为一直在亏损,内地股市近期显然不可能,而去美股,专车的始祖uber还在前面压着没上市,这对员工个体而言意味着对哪天能把手中的期权套现普遍没谱,但神州优车不然,它已经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挂牌第一周估值就涨到450亿元,排名新三板市场第二,投资者追捧,交投活跃度领先,股价比其最近一轮定增机构成本价溢价22%,所以陆正耀会说“我们的期权现在就可以变现哦”。

其三,从政策前景看,8月1日,交通部网站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专车新政对网约车来说是集体利好,但B2C模式的神州专车是更大的受益者。因为在给予网约车合法地位的同时,专车新政还做出了诸多限制,比如司机要持证上岗、网约车平台将不得以低于成本的定价运营,且不能以非正常的价格促销战扰乱市场竞争秩序、网约车车内设施配置及车辆性能指标应明显高于当地主流巡游出租汽车等,这些条文明显有利于B2C模式。

其四,从布局上看,尽管滴滴和优步合并会形成一个巨无霸,但陆正耀的布局也不小,而且跟滴滴模式不会一个路数,双方并不形成正面对抗,神州优车的未来愿景是要“重构人车生态圈”,是“租车+专车+买卖车”汽车共享商业模式,是在车联网、维修保养、智能汽车、汽车保险等方面的全方位布局,和滴滴进行的是差异化竞争。

当然,选择什么样的企业去服务,除了利益和远景之外,价值观也是重要因素,神州优车的价值观是不是符合uber员工呢,那就要见仁见智了。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滴滴收购优步之后,大喊“垄断”的声音特别大,但现在看到了,在互联网经济之下,要大者通吃远没那么容易,优步倒下了,还有神州优车,以及其他新老竞争对手,在新政的利好下虎视眈眈,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About John Doe

作者 : 信海光

知名记者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专家成员,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社论撰稿人,中国最早的互联网报道者,社交网络与自媒体研究者,长期耕耘TMT领域。曾先后任职于《新浪网》、《中国青年》、《中国新闻周刊》、《竞报》、和讯网等媒体,是知名泛科技公众号《信海光微天下》的运营者